华华Simona

双瞳

在老家地里废弃的枯井中捕捉到了这一幕。砖红色的枯井下段已布满斑斓青苔,新注入的雨水又犹如眼眸中一汪瞳仁。我以相机之眼窥探它,它亦看回,所有一切,皆在它的眼中。

塞纳河畔,巴黎圣母院。还是可惜没带相机

乘Bateaux Moches 浏览塞纳河两岸时拍下的一幕。

巴黎协和广场上拍摄的,可惜出差的时候没带相机

风吹草低见牛羊

狗尾巴草才是正宗秋天的尾巴。

内蒙白塔的一隅,那时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五颜六色的哈达。

内蒙的十月,山里已达到零度以下。喜欢冰柱的透明质感。